您现在的位置:

电信4G >

悲情斗士庄辰超:携程去哪儿的恩怨情仇

编辑注:庄辰超被逼离开之后的去哪儿网,正面临航空公司与代理人利益冲突下的上下交困局面。3月14日,微博大号互联网的那点事在微博上爆料“去哪儿员工砸电脑怒斥CEO和南航董事长”,称“南航单方面宣布下架去哪儿网机票业务,去哪儿员工气疯怒砸电脑,机票部门已乱成一团。部门leader直接给公司CEO谌振宇和党委书记发邮件,怒斥高管面对危机不作为,同时点名指责南航董事长王昌顺,称南航作为国有企业卸磨杀驴,扼杀互联网企业,和中央精神不符”。并贴出员工怒砸电脑的场面及内部邮件。(详见:

他是“少年极客”,亦是创业能手,每一次创业总能把企业卖个好价钱,轻松翻篇。而这一次,他的被迫出走则更像是一个失败的斗士,充满了无奈和悲情色彩。

一封邮件,去哪儿的一个时代结束。

1月4日,去哪儿网创始人、CEO庄辰超发内部信宣布即日起卸任去哪儿CEO和董事一职,谌振宇接替庄辰超出任去哪儿CEO。

这是个早已注定的结局。自从2015年10月26日,携程与百度完成股权置换交易,携程拥有去哪儿网45%的总投票权后,业内人士界就称庄辰超不可能给梁建章打工,他的离开是早晚的事。

庄辰超生于1976年,有着70后的年龄、80后的相貌;随性不羁的个性以及对技术的执著,又有些90后的感觉。他是去哪儿网的精神领袖,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在线旅游业,后来者居上,将去哪儿网带向一个又一个高度。

他是“少年极客”,亦是创业能手,每一次创业总能把企业卖个好价钱,轻松翻篇。而这一次,他的被迫出走则更像是一个失败的斗士,充满了无奈和悲情色彩。

江湖险恶,变幻莫测,曾指引人们去哪儿的庄辰超也到了选择自己去哪儿的时刻。

10年恩怨

近年来,“三角恋情”在互联网行业反复上演,在线旅游行业的主角是携程、去哪儿网和艺龙。

2014年四五月份,庄辰超亲自飞到上海,与携程CEO梁建章碰面,两人交谈的主题是“收购”。但对于庄辰超来说,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时候,去哪儿网的酒店间夜量(指酒店在某个时间段的房间出租率)很低,庄辰超去谈判是为了拖住携程收购艺龙的步伐。

一年之后,携程向去哪儿网发出收购要约。梁建章用同样的方法打了庄辰超一个措手不及,名为收购,实则牵制去哪儿网收购艺龙。

故事的结局众所周知,去哪儿网书面拒绝了携程的收购要约,2015年5月22日,携程出资4亿美元获得艺龙37.6%的股权,成为艺龙的最大股东。

实际上,去哪儿网和携程之间的恩四川成都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怨由来已久。

2005年,36岁的梁建章和29岁的庄辰超的人生轨迹于在线旅游市场狭路相逢,正面相撞。

当时与大象一般的携程相比,去哪儿网就是一只小蚂蚁。但有别于行业老大携程的盈利高度依赖于酒店预订,刚刚成立的去哪儿网选择了一种更轻的模式来发展机票业务——只做综合了各代理商的比价搜索。

2006年,携程发现去哪儿网在其推广页面中贴出携程对应机票产品的价格,便直接向工商部门投诉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去哪儿网。

这宗投诉以去哪儿网被工商局告诫而终。但当时的舆论几乎都对去哪儿网有利。“划线门”折射出在线旅游代理的重重内幕,也使产品主打低价位的去哪儿网获得了“携程挑战者”的定位。

携程当然也有自己的撒手锏。占据在线旅游头把交椅的携程,行业布局动作频频:相继持股三大经济酒店、并购两家酒店批发商、投资易到用车和一嗨租车、控股途家、收购途风、参股同程和途牛等。作为后来者,去哪儿网虽然有强大的技术优势,但在资本和流量等方面存在短板。由于过于注重模式,去哪儿网也曾在2011年年初在酒店团购的决策上失算。

幸运的是,百度成为了去哪儿网的“关键先生”。2011年6月24日,百度以3.06亿美元现金收购去哪儿网61.05%的控股权,庄辰超个人持股仅占7%左右。庄辰超明白,大部分创始人会看见自己公司死在前面,所以创始人控股并不那么重要,“享受创业过程,让企业获得长远发展更重要”。

跟大多数被收购者不同的是,庄辰超并没有放弃去哪儿网独立上市的权利。实际上,在被百度收购时,独立上市就是庄辰超提出的两大条件之一。

在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庄辰超带领去哪儿网转移业务重心,积极参与价格战、组织结构调整、强化TTS(提供给中小代理商的一整套技术解决方案),并大幅涨价、大规模直接签约酒店、布局无线。直至2013年11月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百度旗下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也是继携程和艺龙之后,第三家上市的在线旅游公司。

2014年,去哪儿网赶超艺龙,一路追向携程。一度陷入危机的携程,不得不请出了退居幕后的创始人梁建章重新出山。

梁建章采取了迂回的战术,把去哪儿网之外的对手,几乎全部投资或者收购一遍,包括曾经的最大对手艺龙。

无奈“嫁人”

2014年12月,梁建章公开表示,携程将拿出10亿元打价格战,推出不同档次和领域的零利润旅游产品。对此庄辰超在公司内部讲话中表示,去哪儿网不怕打价格战,而且可以旷日持久地竞争下去。庄辰超还在员工沟通大会上表示,去哪儿网唐山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预计在2016年年底实现盈利。对于去哪儿网未来的发展方向,庄辰超的设想是为全行业提供免费的IT基础设施的供应商,收益只会来源于消费端。

但进入2015年后,随着资本寒冬临近,互联网黄金时期结束,以烧钱为代价的竞争难以为继。行业老大与老二的合并一时间成为潮流。

庄辰超同样抵不过资本的力量。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自2014年第三季度到2015年第二季度,去哪儿网一共烧钱达27.6亿元。截至2015年6月30日,去哪儿网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限定用途现金、应收账款和短期投资总价值为64.111亿元。以去哪儿网如此的烧钱速度,其现金流不足以支撑3年时间。

而且在此之前,携程把去哪儿网的竞争对手都投资或并购了一轮,令去哪儿网压力陡增。选择合作,意味着烧钱大战将暂时告一段落,也意味着去哪儿网的烧钱压力会大幅减缓。

其实,早在2013年梁建章回归携程时,合并的念头已经在心底萌芽。此后两年间,携程和去哪儿网、百度经历了无数次谈判。三方的谈判很复杂,想要谈成必须平衡三方的利益。

最终,48小时“几乎没有睡”的高强度谈判,结束了长达两年的纠葛和抗衡。谈判桌上,梁建章、庄辰超以及百度、金沙江创投等重要投资人悉数到场。

百度,无疑又成了整个交易的“关键先生”,拥有去哪儿网的绝对话语权。2015年10月8日,美团和大众点评“闪电”合并,让百度的O2O之路承压。对于促成携程和去哪儿网的合并,百度愈发急迫。

即使是最后一次谈判,庄辰超仍未占据主动权。曾有消息爆出,携程和百度私下达成交易协议后,在2015年10月23日才通知庄辰超和去哪儿网管理层参与谈判。而谈判桌上的一大主题,就是去哪儿网高管和员工的处置问题。

怀揣打造在线旅游第一品牌“野心”的庄辰超,似乎一直难以释怀。合并消息发布后,庄辰超曾发布朋友圈,“谢谢大家的问候,我就不在微信里一一回复了。员工的保护我基本做完了。目前我会集中精力继续运营业务,并尽我最大努力协助去哪儿网的全球投资者获得公平对待”。

合并后的第二天,携程在上海召开媒体见面会,梁建章向来不愿意说故事,并未在会上透露太多交易细节,“现在外面传的故事,比我们真实的故事还要丰富生动”。

去哪儿网、携程的10年恩怨在1月4日真正画上句号。庄辰超的离开令人唏嘘,但是对于他本人来说,身上的标签早已不仅仅是去哪儿网CEO,他还是融360、美丽说和法斗士网的天使投资人,是清流资本与源码资本的LP(有限合伙人)。如此看来,庄辰超离开去哪儿网后的退路依然开阔。

癫痫病花多少钱rong>在游戏中战斗

不得不说,在创业路上,庄辰超算是幸运的,虽然他并不承认这一点。

大学时,他和中学同学以Verity软件为蓝本开发的中文搜索引擎“搜索客”,拿到百万融资后卖给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和人民日报社合资创办的网站Chinabyte。而后,他又参与创办体育门户“鲨威体坛”,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爆发前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李嘉诚旗下的TOM集团。

随后,庄辰超去了美国,在世界银行任系统构架工程师。2005年,庄辰超回国再度创业,与人合作以120万元初始资金创办去哪儿网。此时在线旅游市场并非空白,行业老大携程已于两年前上市,但这并没有冷却庄辰超的热情。

在庄辰超眼中,所有的问题最后都是数学问题。这位在中学时期就拿下全美数学金牌的技术男坚信,“技术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很多事情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概率。”

在庄辰超的小学时代,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上海少年宫,因为只有那里有中国最早一批苹果电脑。小学毕业的时候,他几乎把所有的程序语言学了个遍。

如今,庄辰超身上的“学霸+技术男”的气质依旧没有改变。他喜欢看书,从著名人物的传记和思想到国外著名CEO的采访,他都会看。熟悉他的人都说,庄辰超虽然是理科生,但是文理平衡。他身边的人经常吐槽:“我们刚搞懂他的一个逻辑,他又有了一个新的逻辑。和他在一起,老感觉自己的智商欠费。”

在去哪儿网人眼中,庄辰超就是去哪儿网的标签。“学霸文化”在去哪儿网内部发挥到淋漓尽致,基本上每个部门都可以找出几个当年的市级理科或者文科状元。

去哪儿网CFO赵轶璐就是其中一位。她是庄辰超的老朋友,在2015年5月晋升为CFO之前,她是去哪儿网的首席战略官,曾帮助去哪儿网在公开市场引入多个长线机构投资者。耶鲁大学学士、《纽约时报》记者、哈佛大学法学院博士、高盛执行董事,赵轶璐有着一份堪称完美的人生履历。7年高盛生涯,让赵轶璐对资本市场有了深刻的理解,她曾负责的项目有百胜收购小肥羊、上海医药上市、双汇上市、辉山乳业上市、招商证券上市等。

在去哪儿网,几乎一半以上的员工都是产品和研发人员,“拍砖文化”和“大声说话”在公司内部盛行。在去哪儿网位于互联网金融大厦的新办公区,看不见格子间,每个人都可以面对面交流。庄辰超跟大家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别人坐的是黑色椅子,而他坐的是沙发。

“去哪儿网能够容忍情商很低、但智商很高的人。在办公区,高管互相吵,员工互相吵都很常见,甚至可以从会议室一直吵到电梯间。”去哪儿网一员工透露,公司有很多人拉黑了庄辰超的微信朋友圈,庄外伤癫痫能治好吗辰超也拉黑了很多人。

庄辰超曾被问及去哪儿网会不会是自己终身的事业,他不太喜欢“事业”这个词,觉得有些沉重。他更愿意把去哪儿网当成自己喜欢的游戏,在这个游戏中,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战斗。他也曾说自己会是最后一个退休的在线旅游公司CEO。

去哪儿

“发生在10月底交易,并非管理层无数次推演的场景中的最优解,也不是次优解。即使如此,我们交易的市值大约在100亿美元,是中国互联网并购交易中最大规模的交易。这一切都有赖于团队的努力,投资者的支持,以及行业合作伙伴的鼎力相助。是我们的市场地位奠定了交易的规模,是我们的汗水和努力支撑了我们的价值。”在1月4日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庄辰超第一次对“去携合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无奈中带有骄傲。

对于自己,他如此写道:“未来,好奇心尤其是科技创新的好奇心始终驱动着我个人的职业发展。我会持续参与全球技术创新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同时希望能在创新的大潮中以创造力的冒险创造出有趣的独特价值。也衷心祝愿Qunar(去哪儿网)的同学们对于生活和工作,对于在线旅游,对于一切新鲜事物充满热忱的好奇心,让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惊喜连连,硕果累累。”

庄辰超的故事暂时结束了,去哪儿网的故事却还在继续。

没有去哪儿网的庄辰超,未来看样子还充满无限可能。而失去庄辰超的去哪儿网,未来或许不会那么好过。

近段时间以来,去哪儿网就似乎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2015年最后一天,海航、南航、首航针对去哪儿网发布了取消合作的声明,均表示将关闭在去哪儿网开设的旗舰店。1月4日,重庆航空宣布暂停与去哪儿网的合作。1月5日,国航和东航也发布了与去哪儿网暂停商务合作,并关闭在去哪儿网的旗舰店的公告。受此影响,1月5日,去哪儿网股价低开低走,截至收盘,去哪儿网股价大跌8.78美元至43.96美元,跌幅达16.65%。

资本如此强势,加上高层集团出走,真不知去哪儿网未来该怎么走。

对此,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去哪儿网是庄辰超一手打造的,梁建章的章法不一定适合去哪儿网。庄辰超的离开带走了一大拨管理人员,这拨人的离开肯定会影响去哪儿网的发展速度。

游啊游旅行网CEO周旭东则认为,庄辰超走后,去哪儿网内部权利之争估计也要开始了,对去哪儿网的业务会造成一些影响。上述航空公司事件只是一个代表,归根到底还是长期积累的矛盾爆发了。

失去了庄辰超的去哪儿网未来如何发展,失去了去哪儿网的庄辰超又将如何转身?站在“互联网+”的风口,精彩还将继续。

© xinwen.haaac.com  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