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护肤 >

盛唐神话最新章节_ 第十七章 南诏攻防 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领域文学网

    阁逻凤皱了皱眉,随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对面已经没有火油了,弩箭也用光了,这些火油很快就会烧完,等自己重新组织一次攻势,双方进入肉搏,就算拼人命也能将对方拼光。

    “风伽异,你做好准备,等火焰一熄灭,你就带着五千兵马连同罗望咩他们一齐冲上去!”

    话还没完,他就听到天策军阵中传来一声兴奋地欢呼,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天策援军竟然冒着大雨到了?

    便在这时他听到一声高远嘹亮的天鹅鸣叫透过雨幕,越过鬼哭狼嚎的南诏士兵的惨叫声传进他的耳朵,紧接着便是三千天策将士更加气势如虹的齐声呼喊,阁逻凤听得清清楚楚,那呼喊声分明是:“兰陵王!兰陵王”

    果然是兰陵王萧去病的援军到了,阁逻凤正在犹豫是走是撤的时候,早就安排我岸边巡哨的亲卫骑兵急冲冲跑了过来:“启禀大王,一艘天策战船来援,船头一人一马,正是兰陵王萧去病”

    “你是,援军只有一人?”

    “是,可能是赶时间,只有一艘战船先到,船太大,风浪太急,其他人无法靠岸,只有那萧去病骑着白马跳入水中游了过来。”

    阁逻凤反心了下来,这时候火焰也基本熄灭,数千南诏士兵被严重烧伤,但一多半还可继续战斗。

    阁逻凤兴奋地大喊道:“既如此,风伽异你带五千兵马,连同罗望咩一起继续攻打天策军阵。剩下四千兵马。随孤王生擒萧去病!”

    苍山洱海气候。夏季雨水众多,且多是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雨势已经渐缓,两千南诏骑兵先行,阁逻凤连同一百名亲卫侍从带着两千步兵在后,还未到岸边。就看见前面一阵大乱,却是两千南诏骑兵围着那兰陵王萧去病正在厮杀。

    只听杀声震天,阁逻凤嘴角冷笑越盛,对萧去病的力大无穷和悍勇无比他确实非常服气,九石硬弓连射一百五十箭,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但他并不认为近战肉搏,萧去病能是两千南诏8888,m..c骑兵的对手。

&nbs鞍山市癫痫科p;   这萧去病也太狂妄,本来仗打到现在这个地步,南诏腹地。太和城,龙尾城是一定守不住的。他已经下定决心,明日一早便带着族人和臣民取道苍山路,逃到深山躲起来。

    没想到他萧去病竟然突然自己送上门来,只要将他生擒活捉,自己就可以不用跑了,形势立刻可以逆转,正是天助我也!

    他这样想着,然后得意地笑了起来,便在这时,就见两千南诏骑兵的阵型一下被杀得大乱,那萧去病已经骑着白马,浑身浴血地杀透两千南诏骑兵军阵,正朝自己飞也似冲杀过来。

    那萧去病掌中一杆大枪,竟像是纯钢打造,被他在马上舞成了风车,但凡被沾上一两,就是骨断筋折,粉身碎骨的下场,两千南诏骑兵竟然连五息时间都没能阻挡住他,就这么被他直接杀透阵列,然后朝自己冲过来。

    这一刻阁逻凤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已经彻底崩塌了,这世间竟真有这么强悍之人?其实他这是少见多怪,南诏虽然消耗了大唐二十万兵力,但都不是堂堂正正正面交战,唐军这边也没什么无敌猛将;如果换做吐蕃军一定不会这么惊讶,王忠嗣,李晟等都曾经以一敌千,杀透吐蕃万人军阵。

    眼见萧去病飞速而至,离自己越来越近,阁逻凤终于反应过来,连声命令两千步兵结阵拦住萧去病,自己带着一百亲卫侍从转身就逃。

    然而军阵又岂是结就能结的,阁逻凤的命令刚下没有多久,萧去病骑着白龙已经闪电般杀到,大枪在左右两旁用天策枪法战八方的招式一顿狂扫,硬冲硬撞,速度丝毫不减,就在南诏步兵的队伍里犁出一条血道出来,鲜血四溅,碎肢残躯四下乱飞,两千南诏步兵几乎吓傻了一般,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杀透步兵队伍后,阁逻凤逃出去不过两百多步远,白龙马快,只要半分多钟就能追上,不过萧去病却没有对他紧追不放。

    摘下震天弓来,一连两次三箭连发,六箭分别射死离阁逻凤最近的六名亲卫,将他吓的魂飞魄散之后,萧去病双腿夹住马腹一扭,白马长嘶一声,飞快地转弯,载着萧去病杀向正在围攻三千天策军阵的七千多兵马。

    风伽异此刻正带着兵马对着天策军阵狂攻,眼看就要攻入到拒马枪了,他兴奋得几乎大喊起来,便在这时他听到身后岸边方向一阵大乱,随后两名他父王的亲卫像他疾驰过来,让他领兵撤退。
癫痫治疗好医院r>     风伽异完全搞不清状况,不等他问清楚的时候,就见一浑身是血的唐军将领骑着一匹怪模怪样,高大无匹的白马像他冲杀过来,那人样貌虽极为英俊,但此刻全身浴血,肩膀头盔上还挂着一些身体的器官零碎,两眼放光,当真如凶神恶煞一般。

    风伽异顿时变了颜色,吓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两名前来传信的亲卫更是吓得惊叫连连,一边拉着风伽异转身就跑,一边口里还在不停喊着:“兰陵王恶魔”

    风伽异这才反应过来,此人便是兰陵王萧去病,他竟然一下就冲破了四千南诏兵马的阻拦,瞬间杀到了自己这里!

    转瞬之间,萧去病已经飞身杀至,这时的风伽异却还处于呆滞状态,只是被动地阁逻凤的两名亲卫侍从拉着他的战马往前跑,他自己的亲卫队长眼见情况不妙,大声呼喝,带着十几名亲卫转身抵抗,怎么样也要稍稍阻挡一下萧去病,好让自己的主子逃走。

    可这区区十几名南诏骑兵,又哪里能阻拦萧去病分毫。双方战马一接近。六十多斤重的纯钢大枪已经带着风声呼啸扫至。只一接触,上十颗脑袋被一下连盔带头砸爆,红的白的一起喷射出来;剩下七八名南诏骑兵顿时丧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长枪已经回手一荡,就打在他们的脖子上,瞬间七八颗脑袋就已经飞起。

    正攻击天策军阵的南诏士兵全都回过头来看是怎么回事,然后就见到这暴力至极的一幕。一个个也是吓得心惊肉跳不已,不少人更是呆立当场,浑身哆嗦,这哪还是人,分明是地狱来的魔神!

    忍不住回头观看的风伽异,眼见自己的十多名亲卫竟然不能抵挡萧去病那怕半个呼吸,就已经全灭,也被吓得魂飞魄散,眨眼之间萧去病已经越逼越近,巨大恐惧终于让他心里崩溃。杀猪似的惊声尖叫起来,然而叫声刚起。他就觉得自己的头像是突然飞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下面那具颈血狂喷的无头尸体,随后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最后的念头就是:“竹灵儿果然没有错,这才是真正的勇冠三军”

    萧去病用枪尖的锋刃割掉风伽异之后,大枪顺势左右一圈一荡,随后一式战八方枪尖在四周扫过一圈,就将那些红着眼睛大喊大叫的风伽异通通扫落马下,没有一具完整尸体,随后一扯缰绳,返身杀入已经吓呆了南诏军阵当中

    而另一边,丢下军队,率先昨天晚上十一点癫痫大发作,请问要怎么治疗呢?仓皇逃跑阁逻凤在不久之后,也终于带着几十名亲民逃到了太和城,正准备进城,却发现城头满是战斗过的痕迹,阁逻凤正惊骇莫名的时候,就见一名自己安排在城中心腹浑身是血地向他跑来,泣不成声地大喊道:“大王,段俭魏和赵眉丘这两个狗贼,见唐军势大,乘大王不在,城内空虚,竟然反了,现在两人已经攻陷了王宫,将大王的家眷全部抓住,现在又控制住了四门!”

    阁逻凤气得两眼顿时一黑,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就涌了出来,好半天他才清醒过来,吐出一口黑血,大骂道:“段俭魏这个狗贼,枉孤王对如此信任你,对你们段氏委以重任”

    “大王,现在怎么办?”亲卫队长急切问道。

    “即刻去龙尾城,那里还有成进统领的一万南诏精兵。”

    成进就是蒙成进,乃是阁逻凤的四弟,被他派往镇守龙尾城,同时那里还有四千罗苴子,统领虽然是段全葛,但副统帅却是自己蒙舍诏的心腹。

    段俭魏作乱,自然是和他哥哥段全葛商量好的,此刻龙尾城不定正在战斗,但忠于自己的力量还是占据上风的,自己必须尽快赶过去,带着这支队伍赶紧翻越苍山逃跑。

    一行人有如丧家之犬般,连忙绕过太和城赶往龙尾城,没想到刚跑出八里多路,就见前头一阵浓烟冒起,阁逻凤心中越发急切,发了狂一般踢着马腹。

    离龙尾城大约五里的时候,就见前头仓皇跑来十来个人,其中三人正是自己四弟蒙成进的亲卫,见到自己之后同样也是痛哭流涕道:“大王快跑,龙尾城丢了!”

    “噗!”之前一直抑积在喉咙里那个鲜血终于一下喷射出来,阁逻凤只觉得头晕目眩,在马上几乎就要坐不住,几名亲卫连忙将他扶住,过了半饷,他才幽幽地睁开眼睛,不相信地问道:“龙尾城有一万四千多忠于孤王的精兵,怎么丢的?”

    “下大雨之时,一支两百余人的天策精锐部队乘着天黑,冒雨泅渡过了西洱河,随后段全葛配合这两百天策精兵迅速攻占了北门,与此同时南门也被那狗贼的人偷偷打开,八千天策军长驱直入,杀入城内,四王爷被那个叫李晟的唐将一枪给挑了”

    阁逻凤两眼又是一黑,还想问什么,就听后面杀声四起,一支几百人的天策骑兵已经从龙尾城里追了出来,阁逻凤再也顾不得话,抱着马脖子死命的逃跑枣庄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然而还没跑出去两百步远,从太和城方向又杀出一票兵马,将去路拦住。

    南北两个方向的唐军将这支五十多人的逃亡队伍牢牢包围,上千天策战士眼睛放着光,兴奋地大喊:“活捉阁逻凤,投降不杀,活捉阁逻凤,投降不杀”

    周围亲卫心腹全都战战兢兢止住了战马,扭头看着阁逻凤,阁逻凤抽出随时携带的宝刀,在一众亲卫的惊呼中,闭上眼睛就要自刎。一切都结束了,祖辈几代人的奋斗,父子两代人的呕心沥血,励精图治,到现在现在都结束了。

    自己是那么的接近成功,到现在却是如此凄惨的下场,所有的王图霸业,转眼间就都成了虚幻。除了遗憾,阁逻凤此刻更多的还是不服气。

    自己和父亲两人,明明全都做得极为出色,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即使有再多的不甘,作为曾经的王者,阁逻凤也不准备被俘受辱,这个时候,自杀无疑是保护尊严最好的办法。

    然而还不等他用宝刀朝自己脖子割下去,就听“叮”的一声,一股大力从刀身处传来,宝刀瞬间脱手,阁逻凤睁开眼睛,就见一名二十多岁的锦袍唐将朝自己疾驰而来,轻舒猿臂,就将自己从马背提了起来,夹在自己腋下,一回合生擒活捉。

    片刻之后他被名叫李晟的锦袍唐将重重地掼在马鞍上,疼得他眼冒金星,但毕疼痛更让他受不了的屈辱和羞愤,他悲愤地大声喊道:“孤王不服!你们天策军不过是凭借武器先进取胜”

    李晟像开白痴一样看着被横放在马鞍上的阁逻凤,语调中带着嘲讽:“我们何须你服?我们就是凭借兵器先进取胜又怎地,你南诏两次取胜不也是凭借地形之利,和瘴气之毒吗?”

    阁逻凤闭上眼睛,默默不语,他的五十余名亲卫心腹战战兢兢,不停发抖,在几个时辰之前,还扬言要死战到底,坚守八天等到吐蕃援军前来的南诏军队,在一天之内,就被天策军攻破!

    天宝十三年,七月十一,南诏政权,正式覆灭,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haaac.com  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