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股 >

老子是条龙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91 情字最误人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龙十三实在没想到自己就是去泡了个澡出来就瞧见自己媳妇了,这还不止,这两个原本应该大打出手的女人居然同坐在一张桌子煮茶喝茶,这玩得是哪出,先礼后兵不成?

    问题是媳妇是自己来的还是冬青姐叫来的,龙十三望了望桌子上的手机,顿时就明白过来了,敢情是冬青姐把媳妇给叫来呢,这是打算给个下马威不成,龙十三想到若是刚刚跟冬青姐滚床单了,这会不就被捉奸在床了,好在自己没做出越线的动作,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不论如何,这会火星撞地球了,总得打个圆场不是。

    “嘿嘿,妙人,你咋来呢,就这么不放心我啊?”龙十三笑了笑,往两人中间一坐后便乐道:“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姐,这是我媳妇。”

    两大美人“恩”的一声,让龙十三心里没底,这周围的气场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一点活跃的气氛都没有,比起那司徒老爷子的大龙棋阵还要让人感到窒息,龙十三低着头,没敢多嘴一句,只是盼望两人顶多就是斗斗嘴别动起手来,否则以童养媳姐姐那秒杀玄阶武者的实力,自己媳妇指定吃亏,那到时候是帮还是不帮啊?

    仇冬青审视着这个已经看过照片的女人,确实很漂亮,即使跟自己比起来也是半斤八两,难怪能把自家的小虎子给迷得神魂颠倒,再者这气质也出众,仇冬青这些年在商场打磨早就磨练出一股重剑无锋气魄,寻常女人压根就不敢跟她对视三秒以上,都怕自卑。

    “王姐姐,喝茶。”仇冬青递过一杯清茶,她煮茶和泡茶的手法都下过功夫,是一流功夫茶的好手,经过她那双纤纤玉手泡出来的茶更加香醇,老佛爷最喜欢仇冬青泡茶给她喝,每次都要跟人炫耀,说是她那孙媳妇泡的茶比那些什么茶艺大师要好喝的多。

    王妙人接过茶,动作没有小心翼翼,相反却是大方得体,仇冬青再审视着她的时候,她同样在审视着对方,她是在家中接到仇冬青用龙十三给她打的电话才赶来的,电话中此女的语气和态度可与现在天差地别,甚至还喊出了一句“小虎子加油”那样让人臆想飞飞的话,原本以为是放荡女子,气得王妙人从家里百秒三秒三的杀了过来,准备好了一大堆不符合她人设骂人的话来捉奸,但一开门,对方那贤妻良母的模样就让她把这些活生生给咽了回去。

 &武汉癫痫病专业治疗的医院nbsp;  对方叫自己姐姐,是礼貌还是在讽刺自己岁数大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毕竟她比龙十三大三岁这一点一直都是王妙人的心病,只是同样在商场纵横多年的王妙人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称呼而方寸大乱,相反还露出一丝微笑道:“妹妹这茶煮得真香。”

    王妙人打死也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跟另外一个抢自己男人的女人姐妹相称。

    仇冬青也笑了笑道:“姐姐是识货的人,妹妹我啊总算找到了知音了,以往泡茶给小虎子喝,他从来都是一股脑的喝下去连品都不知道这么品,跟他爸一样,是个大老粗,不过我就是喜欢他这一点,不装,比起那些只会附庸风雅的伪君子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正在喝茶的龙十三差点烫着嘴,说喜欢自己,这话也太直白了吧,龙十三赶紧去看媳妇的脸色,好在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板起脸来。

    “我喜欢的也是这一点,既然十三不懂品茶,以后妹妹若是想要泡茶,可以叫我来,毕竟老跟有妇之夫的男人混在一起,对妹妹的声誉也不好。”王妙人这话就跟一把匕首一样,直接扎进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仇冬青真不愧是天字第一号祸国殃民的妲己人物,不怒反妩媚的笑道:“姐姐不用担心,妹妹从来不会在意那些世俗的眼光,声誉这玩意更是一毛钱都不值,那些个背后诋毁我的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可是我会介意。”王妙人把茶杯放回茶盘起身道:“已经很晚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仇冬青不笑了,而是转头看向龙十三妩媚道:“小虎子,晚上留下不,你小时候可是不抱着我都不敢一个人睡啊。”

    终于把战火引到了龙十三身上了,龙十三哑口无言,那是他不敢一个人睡啊,明明就是你这个明明不怕打雷却装得怕打雷的童养媳姐姐非要跟自己睡才对。

    战火蔓延,龙十三无辜躺枪,正不知道该如何回话的时候,王妙人说道:“今晚没打雷,就算有,我也会抱着他。”

    龙十三一脸诧异,从相处以来就很少主动的王妙人居然说出这样让人遐想非非的话,而且还是在脸不红心不跳的情况下,这完全就是被仇冬青给逼出来的,反正都为了一个男人争起来了,也不在乎这么一点最后的脸面了。
<海东癫痫病医院br>     “呵呵,我听说姐姐是被逼婚的啊,怎么看样子好像与我家小虎子很好的样子?”仇冬青冷笑一声道。

    “逼婚又如何,至少我和他现在是法律上的夫妻,至于我们关系如何,用不着妹妹你来多事吧?”王妙人也冷笑一声。

    眼看就要剑拨弩张的打起来了,龙十三赶紧站出来成为炮灰道:“两位大姐,差不多就得了,反正早晚都是姐妹,你们在这里互相讽刺有啥意思,谁本事高,咱们床上说话。”

    这厚颜无耻的犊子也不拍犯了众怒,寻常取这么一个美人都要折寿十年,两个都想娶回家,狼子野心不怕遭五雷轰顶?

    王妙人瞪了一眼这关键时刻不站在自己这边说话,还大言不惭的要把两人都收了的混账玩意,气就不打一处来,咬牙嗔怒道:“那你去跟她去床上说话,我就不在这当电灯泡了!”

    “咋了,不要了才甩给我,我仇冬青需要别人的施舍吗?”仇冬青推了一下龙十三道:“你带回家吧,我现在不稀罕了!”

    “我也不要!”王妙人反手就是一推。

    可怜的龙大少爷一开始还是两人都在争得宝,怎么这会就成了没人要的狗屎了,龙十三非常气愤道:“你们够了哦,老子可不是商品,再推来推去的信不信我今晚就把你们都给上了!”

    “你再说一遍。”

    凭此互相看不顺眼的两妞同样望向了龙十三,杀意弥漫。

    龙十三脚底抹油,先走为敬,王妙人和仇冬青愣在原地,纷纷露出了一个苦笑,她两在抢的就是这玩意啊,忽然间两人生出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哀。

    王妙人也没有理由再留在这了,起身离开,那王八蛋犊子多半在楼下等着自己呢。

    仇冬青也是点到即止,只是坐在沙发上摇晃着那一双迷倒京城所有男人的美足,歪着头望向那道倩影道:“就算你和我在这里抢得头破血流也好,在他心里永远是那朵栀子花最重要,她一天不空出那个位置来,我和你就都成为不了那个人。”

    王癫痫病手术过后还用吃药吗妙人微微嗤笑一声道:“我没那么大的野心,倒是你,输给了林栀子又输给了我,我要是你,早就气得七窍生烟了。”

    仇冬青抿了抿嘴唇,昏暗的灯光反射下,那张脸皮十分妖艳动人,她痴痴道:“我不气,只是有点羡慕而已。”

    王妙人转身离开,留下谈谈一句话:“我又何尝不是?”

    “……”

    在酒店大门等着王妙人的龙十三蹲在地上抽着闷烟,今晚多半是他用混招给对付过去了,但以后呢,这一招总不能一直都管用了,后宫之路任重而道远,这事得慢慢来。

    龙十三吞云吐雾的时候,王妙人已经站在他身后了,龙十三没回头都知道是她,因为王妙人从来不抹香水,但身上却有一种体香,让人闻过之后就再难忘却了。

    “回家吧。”王妙人谈谈道。

    龙十三熄灭了烟头,起身道:“我的决定还是跟那天晚上没变。”

    “别急着给我承诺什么,等你真正做到了再说。”王妙人走在前头。

    龙十三跟上去道:“媳妇,过段时间我带你回京城吧。”

    王妙人有点诧异道:“为啥?”

    “我有点想奶奶了。”龙十三乐道:“况且有你这么好看的媳妇,我总得带回去长长脸。”

    “因为仇冬青忽然的出现?”王妙人一针见血道。

    龙十三没有否认,只是笑着看着她,似乎非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才会善罢甘休。

    王妙人起初还与他对视,最终脸皮实在没这犊子厚,只能轻声道:“好。”

    龙十三欢声雀跃,王妙人看着他那傻样,忍不住也掩嘴笑了笑。

    龙十三见缝插针道:“媳妇,那咱们今晚要不赶紧干活,争取在回家之前让我奶奶抱上孙子,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呢。”

   &癫痫病没有发作,请问还继续使用药物吗?nbsp;本还觉得这犊子总算靠谱一会的王妙人顿时就一脚踹过去,一脸恨铁不成钢道:“找你家童养媳姐姐生去!”

    龙十三从地上爬起来,笑嘻嘻的跟了上去,两人驾车离开了这酒店。

    于此同时,酒店内的仇冬青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好不容易死了一个林栀子,现在又中途杀出了一个王妙人,她的感情史这么就怎么坎坷啊。

    仇冬青叹了一口气,门外忽然有人推门而入,一个顶着一颗大光头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屋内,这男子身材魁梧,就是光头上面纹着一朵莲花,与他的气质格格不入,跟个妖孽一样。

    “小姐,需不需我去做事。”光头男人问道,很难想象,一个长得怎么粗狂的男人居然会有这样一把尖锐的嗓子。

    “做什么?杀了那女人?”仇冬青头也不回道,似乎早就知道光头男人一直躲在暗处。

    “如果小姐同意的话。”光头男人不悲不喜道,像极了一尊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仇冬青咬牙道:“当年你们跟那姓楚的女人多此一举,现在又要故技重施,戴军儿,这么下作,你到底图什么?”

    “不可让人坏了仇家的大计,这是我作为仇家走狗最后的使命。”名叫戴军儿的男人木纳道。

    仇冬青冷笑道:“仇天纵已经死了,仇家也玩完了,你总是盯着我有什么用,真有能耐就单枪匹马去杀了龙千象,这才算真正为了仇家肝脑涂地。”

    “只要小姐下命令,戴军儿愿为仇家赴汤蹈火!”光头男人郑重道。

    仇冬青按了按太阳穴道:“闭嘴,戴军儿,上一次我念在你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你一命,这一次你如果还敢胡来,那就休怪本小姐手下不留情了,还有,给我离那姓楚的女人远点,她想玩火是她的事,我管不着,但你们要是跟她狼狈为奸的话,那就别搞怪我清理门户了!”

    戴军儿被骂的退出房间,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道:“情字最误人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haaac.com  随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